阜阳新闻网

搜索
阜阳新闻网 首页 新闻频道 平原推读 查看内容

一棵树的前世今生

2020-3-28 10:47| 发布者: 堇色 | 查看: 19321| 评论: 0|原作者: 葛继红|来自: 阜阳日报

摘要:   烟花三月,我们驱车赶往王家坝。    春天的田野,满铺一层葱绿,那是正在拔节的麦苗。麦田中,一块一块金色的油菜花,在无边际的绿色中荡漾着。正午的阳光暖融融的,天蓝得像一块巨大的琉璃瓦,仿佛敲一敲, ...
  烟花三月,我们驱车赶往王家坝。
  
  春天的田野,满铺一层葱绿,那是正在拔节的麦苗。麦田中,一块一块金色的油菜花,在无边际的绿色中荡漾着。正午的阳光暖融融的,天蓝得像一块巨大的琉璃瓦,仿佛敲一敲,就能听见脆生生的“咚咚”响。路边,袅娜的柳,拢一缕浅绿的薄烟揣着。杨树还没发芽,千枝万梢,簇簇刺向天空。它们静默在自己的岁月里,不以浮华示人。
  
  一路花绕水迎,车子弯进王家坝互助村。今天,我们要去互助村陈郢子庄台看一棵树。
  
  听朋友说,陈郢子庄台上有棵树,经历颇坎坷,值得去看看。去陈郢子,路不熟。下车,问路。路人手指前方,直走,前面那个庄台就是。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,一个粉墙黛瓦的小村庄,阳光下,宛如一个梦境悄然绽放。
  
  这棵树位于村庄中间,我认出,是棵椿树。在我们乡下,因“椿”与“春”同音,椿树被视为吉祥之树,家家门前都有它的身影。眼前这棵椿树,造型实在奇特。树干三米高处,向东南方向斜伸成60度角,然后再弯成直角,笔直向天空伸展。它扭曲着身子,静立在一户人家房檐前,像一位老人,盘腿坐在时光深处,缄默不语。庄台上的树,自然与别处不同。它们在漫长的岁月里,见过洪水滔天惊心动魄的画面,也感受过一代一代庄台人舍小家,为大家,顾全大局,无私奉献的精神。
  
  树梢上有鸟窝,像只粗陶大碗朝天空举着。几只花喜鹊,从一个枝桠飞到另一个枝桠,长尾巴拖着,说不出的绅士优雅。喜鹊是喜庆之鸟,它们飞过的天空,都铺着吉祥。
  
  村里的老人,顺着墙根坐一排,晒着太阳,唠唠嗑。看见我们过来,老人们起身,笑着和我们打招呼,像见了自家亲戚。
  
  树的主人,一位朴实的老人,饱经风霜的脸上,流露的是安详、平静、隐忍、满足。他向我们描述了这棵树的前世今生。40多年前,他去邻村走亲戚,亲戚盖房子,嫌一棵长在宅基地上的椿树苗碍事,挖了,要扔,他宝贝似的捡了回来,栽在自家土坯房门口。
  
  无奈,庄台太逼仄。老辈人肩挑手提垫起来的庄台,一代一代添丁增口,但庄台面积一寸也没增加。房屋盖得像垒积木,门挨着门,屋檐压着屋檐,外人在村里行走很容易绕迷糊,据说想把一头牛牵出去都很费事。抬头一线天的窘迫境况,让庄台人的日子过得很憋屈。
  
  “人受罪,树也受罪。”老人说,“你看这些年,这树就长这么点粗。没办法,门口与别人家的后墙根,两步宽都不到,树夹在两面墙之间,一年到头见不到阳光吹不到风,这些年,就这么委屈着长,真难为它了。后来,儿子大了,要娶媳妇,把土坯房翻盖成平顶房。因这树碍事,本打算把它砍了,但心里实在舍不得。想了半天,把树头锯了,留了树身做顶檐柱。平顶房盖好后,三米高的树身上绑了几块砖,这树又成了上房顶晒粮食的梯子。没想到,这棵树这么坚强,硬是在锯掉的地方发了新枝,一边扛着屋檐,一边继续向上长。”老人说完,抬头瞅了瞅树,眼里露出欣慰与敬佩。
  
  融融春光中,这棵历经磨难的树,显示出异乎寻常的存在感。遒劲黝黑的两个树杈,像一个大写的“V”字,似乎在告诉人们,只有坚持,才能胜利。它的坚韧与顽强,像极了祖祖辈辈生于斯、长于斯的庄台人民。无论生活多么艰难,无论洪水怎样暴虐,他们一代一代在这里繁衍、生息。当国家需要他们做出牺牲的时候,他们毫无怨言,没有犹豫。任凭快要收割的庄稼被洪水吞噬;任凭辛苦建设的家园被洪水淹没。
  
  “现在好了。”老人接着说,“去年俺这庄台改造,前面一排房子拆迁了,修了这条宽阔的水泥路,又在路边栽了这些红槐花树。以前下雨,泥巴糊子陷多深,现在,俺们跟城里人一样,下雨天也不用穿胶鞋了。你看俺家的院子多敞亮,这树整天晒着太阳吹着风,一年蹿高一大截。现在,人舒服,树也舒服。”老人一脸的幸福和满足。老人说完话,抬眼望向门前那一大片油菜花。正午的阳光下,油菜花开得惊心又惊艳,花香丝丝缕缕,直往人鼻孔里钻。油菜花旁,一树树夭夭桃花,像一位位气质美人,看一眼,就让人丢了平常心,一看再看,难以自持。
  
  人在庄台上行走,如入诗情画意中。干净整洁、宽阔平坦的水泥路面;鲜花盛开、绿草如茵的文化广场;清澈如镜、鱼翔浅底的一方方池塘;充满传统文化气息的一面面墙壁;还有在亭子下欢快玩耍的孩童。这哪里是僻远的乡村,分明是繁华都市的一部分。
  
  我是个处处认故乡的人。每到一个地方,看到好山好水好风景,腿就迈不动。我对同行的朋友说,很想在这里有间房,天天看花开,时时闻花香。
  
  心里突然羡慕起这位老人,住在这么怡人的环境中,有棵树在屋檐下守着、伴着,日子过得多么踏实,多么心安。一棵树站立的地方是离天堂最近的地方,也是我们每个人都想去的地方。
  
  离开庄台时,我频频回望那棵沧桑的树,心里默默祈盼,接下来的幸福日子里,一定要好好活,活成庄子的那棵上古大椿,以八千岁为春,以八千岁为秋。

欢迎关注阜阳新闻网微信公众号 : fynewsnet

全城最新资讯,尽在掌握

返回顶部
12bet怎么下载 uedbet体育 365体育直播 沙巴体育 沙巴体育 外围足球论坛 hg0088平台 外围足球 威廉希尔

外网足球 快3网